闪闪

瞎写日常


想撸霸霸 想摸摸他领子上的白毛毛 想把脸埋进毛毛里 用毛毛蹭他的胸 还想直接埋胸!
啊貂貂真的好帅啊。










说这些其实就想问就有么得基三唯满侠的小伙伴 我扬州要饭区常驻居民 大家一起来交流要饭心得啊

我叼…………………为什么链接又挂了 而且还是挑着挂…有人救救我吗

一个补档

方便你我他

原文里也已经补档 也可以把全文看一哈 虽然并不好看

喝醉希:https://shimo.im/docs/aDrT0nrB06Yr4igV/

方老师:https://shimo.im/docs/FtNS42LFixwzvmVh/

无敌短的叶方王https://shimo.im/docs/RmzFCzaIbf4JL6yk/


还有一辆 写了几百年 是以前说给茜茜点的play的 明星方x经纪人王 永远写不完了(
https://shimo.im/docs/GOU4COBPdzkQifmj/

今晚你做主

这里再发一次

茜宝贝儿生日快乐 @茜茜 
今天你是寿星 除了 写文 ,你说了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扒一扒我的两位智障师父

剑三,cp花羊

智障脑洞,慎看


*

扒一扒我的两位师父(1

 

 

反正他们不怎么看这类网站,我就放心扒。

 

我是个明教,没有金发没有红发,不是野外毒瘤也不是监狱常客,安分守己五好市民。

 

还记得在玩这个游戏前,我本以为我的剑三江湖路是平平淡淡,做一个pvbb的,然,在我升级到一半的时候听朋友的建议,到拜师界面发布了一则拜师消息后,我的剑侠世界从此再也没有平淡的一天 手动再见。

 

我觉得我的拜师消息并没有毛病:刚玩,找个有耐心的师父,都听你的。

 

没毛病啊?

 

然后没多久我的密聊就叮叮叮地响起——

 

“现在缺师父吗?”

“除了看风景什么都不会的师父要吗 /猪头”

“除了帅什么都不会的师父在这里 /雪糕”

“小白吗?还缺师父不?”

 

密聊太多,整得我眼花缭乱,于是我就先找了个首先m我的做师父,而且看这语气好像还挺温柔的,我觉得妥。

 

但,就在我刚开始跟这位师父聊天的时候,又飞出来一条密聊,完全将我注意力吸引过去——

 

“明人不睡暗觉,要睡就睡明教。这位西域友人,看我,你在,害怕,什么?”

 

我:?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或许是我脑子里的水没倒出来,我竟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于是我问师父,是否介意我再找多个师父。

 

……我现在是多么后悔那时问了这句话啊。

 

 

 

就这样我拥有了两个师父,我好像还没说他俩的门派,我的第一个师父,就叫大师父吧,是个纯阳,真道长,可能常年生活在华山上,话不多,但是语气还是很温柔的,最重要的是,他做师父十分体贴,什么丸子背包马全部都准备好了,而且,我有什么打不过的怪,不会做的任务,密聊问他的时候,一般都是直接飞过来帮我做掉的,我还有点不好意思了,问师父你不忙么,他说没事,我那个任务不急,先帮你做。

 

我流泪了,这么好的师父哪里找?心说,师父我以后一定好好报答你,谁打你我第一个捶爆他的狗头。

 

我又仔细瞅了瞅大师父的外观,看样子是门派校服,很好看,仙风道骨,窄腰翘臀。

 

我心满意足,这个师父,满分了。

 

然后再来讲讲二师父。

我其实不是很想说,因为我的二师父实在是太基儿骚了。他是个万花,真花哥,我刚见到他的时候,他也是穿着门派校服的,一股儒雅书生的气质,我那一刻是将他刚才的密聊抛之脑后的,然而在我准备开口说,师父你这身挺好看的时候,他哗啦一下把外观换了。我一看,金发披风,左右手还发光呢,脚边跟着个宠物,再听他吹个口哨,骑上了一匹赤红的马,虽然我觉得马有点丑,但估计不便宜。

 

他:“徒弟,为师是不是很帅?”

我:“……我”

 

我其实想说,有点骚,但我还没来得及打字,他就退队了,接着一杆大旗从天而降竖在面前——

“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他:“徒弟,想清楚哦。”

我:……

“师父,我玩这个游戏以来,还没见到过比你帅的人,我觉得以后也不会见到了,师父,您真是太帅了”

 

他:“乖徒弟,坐吧,给你传功。”

 

我……想念我的大师父了。

 

但不得不说,二师父也是个很好的师父,也会帮我做一些任务打一些怪,而且他没事就交易我几千金,我一开始吓到了,直接取消交易说,师父你不用给我钱的,我还是有点的。结果他说,没事,我钱多,一个人拿着有点累,你帮我分担点儿。

 

我:……好。

鱼哭了水知道,我哭了谁知道。

 

关于入阵营这件事,其实我两个师父都问过我,很微妙的是,我的大师父是恶人,二师父是浩气,我夹在中间,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于是我只好说,我还没想好,等满级了再说吧。

 

 

我曾以为这两位师父不会有交集,毕竟江湖那么大,就算有同一个徒弟,也未必会见面。但我很快就想错了,在那个晴空万里的下午,这个机会,被我创造出来了。

 

其实我不是罪魁祸首,罪人是我的二师父,那时候我在南屏山做任务,二师父刚好没事干过来找我,在我一次任务结束打坐回复气力值的时候,他忽然退队,紧接着我面前又插了根旗子——

 

“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我:“……不战,不战。”

 

我说师父你干啥呢,他说徒弟你快接,我教你打奶。

 

……大哥,你认真的吗?

我C键打开人物属性,又点开他的装备,看着我俩装分差着的那一位数,我哽咽了:“师父,你怎么忍心这样对你徒弟?”

 

我,还只是只无辜的小喵喵啊。

 

他见我拒绝,又竖了杆旗:“徒弟,你把我打没血了,一砖就是你的了。”

 

我心里既激动又悲伤,这种心情很难理解,真的,我快精神分裂了,怀着对一砖的期盼,我同意了。

 

三分钟后,我后悔了。

 

我看着花哥身边不断冒出“偏离”的白字,我手中的弯刀都显得更弯了些。

 

三分钟过去,我才伤了他一千多血。

偏偏他还近聊扣字:“徒弟加油啊!”

 

我感觉我旁边经过的工作室看向我的都是看傻逼的眼神。

 

快十分钟过去了,我终于把他砍到剩下几百血了,就在我心情激动地按下技能的时候,二师父动了。

 

他动笔了。

 

一个长针,他的血量回复到了80%以上。

 

我:…………………………

“你……?”

 

他:“徒弟,我手滑了,你不会怪我的吧?”

信你我也是该死了,我悲愤流泪,决定跑路,万万没想到二师父丧病至极,他竟然用判官笔法戳我,让我进战:“徒弟别走,这次一定行 /猪头”

 

那时如果在南屏山做任务的朋友可能会看到,一个明教被一个万花,还是个奶花,追着(求)打,一边追还用判官笔法戳人。我不是没有想过隐身脱战,是我刚隐身准备走,我师父chua地一个太阴指,把我弄了出来。

我,没法啊。

 

最后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打开了好友列表——

 

你悄悄地对[道长]说:“师父,救我!!!!”


tbc


一行道长即将失去形象,快乐。

当你在圈里努力生存的时候,你的对手都在做些什么



让我怀着悲伤沉痛的心情记录一下。
热情雨林 真滴很热情哦。


首先 我们落在洞穴 一个适合幽会的地方 搜好了东西 感觉自己可以单挑98K地 满怀自信的骑着游艇冲了出去 冲向了大海


如果上天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 我绝对不会停在岸边打那个狗贼。


狗贼不难打 打完了才是重点
这里我要诉苦 韩一行你为了个人头你居然直接报废一艘快艇 不是你的虚荣系蒙蔽了双眼 就不会发生下面的事儿!


搜完了东西之后!我们本来打算跑圈了 但 我不想放过岸边那些半边在海里的木屋 于是我就这样走向了地狱!!!


首先是我搜完了一边 懒惰使我不走寻常路 我直接跳进海里游过去 打算爬上去。


结果!我他mua就看着自己爬上了一个栏杆 然后一jio跨进了木屋底下

他吗出不去了!
我他妈 用尽各种姿势 都被困住了 绝望之际 本机灵鬼想到让茜茜过来开游艇到我面前 我一点乘坐 不就他娘的出来了吗


于是茜茜过来了
茜茜走到了我面前


我:“你不要按翻窗那个jian……”


茜茜翻进来了。
我们团聚了。



………………嗯?






最后早已远去离我们三百米开外的一行酷哥开着炫酷快艇一路火花带闪电滴肥来救助我们了。
于是他就看到了两个幼小可怜又无助的鸡鸡在木屋底下不知所措。



接着一行开始实施救援




好。接下来一切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能顺利跑圈了。
可他吗意外就偏偏发生了


我,借助快艇出来了 就在我去开了另一艘快艇时 麦里传来一行一声鸡叫


“救命啊我的快艇被卡住了!!”


??????????
我又回去看了一下 就发现



??


???????????????????????


这种情况我能怎么整 也不能让快艇点击乘坐我的快艇出来啊。


眼见着毒来了。
我沉痛地掏出了仅有的手榴弹。
对着他们扔了过去



大家有鸡同吃没鸡同躺 下辈子再做兄弟吧


万万没想到
他们居然因为重伤 就爬出来了
这意味着 上天也不想我们就这么死在这里
我们还有希望
于是我就冲过去救人
此刻我们已经在毒圈外面了
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情况下
特么 茜某人竟然没包
这种情况有什么下场?


我:“扶你们了扶了!赶紧打药!”
浅:“我在打!”
茜:“我又跪了!”
我:“行行行我来扶你了!”


我:“你们赶紧啊 我也吃个包”
茜:“我又不行了!”
我:“??我来了我来了”


……
浅:“茜茜我给你丢了个包了!快吃!”
茜某人此刻已经笑到失声了
但是他的血条显示他又跪了
我“……我来了!!!!!”


我,就这样获得了医疗兵的称号。



好不容易站起来了 都往圈里冲过去。(这时候总共只有17人存活了
结果我他妈跑反了。。。。。。


最后我带着丝血成功进圈
我 觉得此刻 我已经赢了全世界


后来 我们3V3
一行被击倒 我还想先将对面击倒再说
但 我听着一行痛苦地嚎叫“宝贝来扶我!你可以救我的!”“宝贝快来!”“宝贝我的世界在变黑!”“要黑下去了黑下去了!”我不忍心让他变成一个冰冷的盒子 


我就去了
然后
我被爆头鸟。
但我们竟然苟到了第二




真滴没想到
我觉得我们已经很牛逼了 讲真
毕竟谁能有像我们这么强大的意志力呢。


记录完了。这一局真的是笑到胃疼 后悔没录屏了

艾特一下当事人韩一行 @浅草白芨 和刘方长 @茜茜 


微博上看到的梗

理想中。

A:我和Keren你喜欢谁?

B:你。

A:你不问Keren是谁?

B:不重要。



方:我和Keren你喜欢谁?

王:Keren。

方:?????

方:王杰希??你??


王杰希的男人,绝不认输。


方:我和fsq你喜欢谁?

王:Mary

方:?????!!!!



记录一哈初次吃鸡,感谢刘总@菄菄哈哈 和韩总@王杰希的宠物浅喵 带我飞



有一局,茜茜已die,剩下我和浅喵 在毒圈外面 疯狂掉血 还被人打

慌乱之中 我对那辆不知道啥车 差不多摩托车的吧 还能多载一个人 不离不弃 骑上他 没有理会别人对我疯狂开枪!我觉得我他妈的简直无敌

然后我的手就点着那个往前的箭头不受控制了啊!真的不是我不停车!是我无法松手!听着浅喵的惨叫我心里十分滴难sou!可我停不了!

最后我在五百米开外扑街重伤。



还有。

浅喵:我带你们飙车啊!

接着一头冲进了河里。

????????????



也有。

当时在屋子里蹲着,我心情十分紧张,然后我就看到一个人冲上来了 刚好没看到id 只看到那个距离 还他妈 把距离看成英文名字(我看到的是Sam 当时我他么吓到窒息了)一顿狂射

????这人他妈的咋不死啊

浅喵:????你为什么要打我啊!

对不起老哥,冷酷的杀手有点紧张。


再来。

我差不多成最后存活的了,只要我坚持住绕着圈飙车,没人能打得到本车神。

然后车没油了。操。




茜茜这个车技我真的要说一下,第一次连坐个车都心惊胆战的,还表演了z字抖动,虽然我看不出z字,但抖动还是有的。最后我还是觉得我的车技比较好



最后再说一句 男的穿超短裙有什么错!我的腿又长又白!比浅喵这个非洲人养眼多了啊!


图是刘总视角的李总韩总友好交流现场。

All浅喵


没看错,就是all@王杰希的宠物浅喵 

请给我用力打钱好伐!
也没看错,一发不完结,还有后续,人人有份(。

先艾特刘总@菄菄哈哈 和秦总@村口王穷穷 

别说话,直接上车:https://shimo.im/docs/t4Msp3nufZghqtu2

一次成人礼

师生设定 ooc 没有剧情 简单粗暴
情人节快乐。
把珍藏多年的玩具车拉出来溜溜(。
一个请求,各位下手轻一点





成年礼的时候,方士谦被他的学生,大部分是女同学,各种堵在办公室里拍照,连偷空溜去厕所出来也看到一圈人围在门口等着。


“你们怎么都只找我啊,其他老师呢?”方士谦抖了抖。


“哎呀,方老师你帅嘛!这不是很好吗!”女同学笑嘻嘻地。


但方士谦却没等到他想等的那个人来。



晚上王杰希回到家,刚一推开门就被人一把拉住,下一秒背就撞上了冰凉的瓷砖。


“王同学,”方士谦微微弯腰,把脸埋在王杰希颈窝,“你今天怎么没来找我拍照?”


王杰希觉得好笑:“为什么要找你拍?”


方士谦一手捏上他的脸:“你怎么能不找我拍!我这么帅!妥妥上镜啊!”


人前风度翩翩,这时候倒是没个老师样。王杰希打开他的手,“是吗?我不觉得你很帅啊。”


被小屁孩气极,方士谦也不废话了,一手揽过王杰希的腰径直地带着人往卧室走去。


他略带强硬把人摔在床上,接着不等人挣扎起身就整个覆了上去,一手把对方双手禁锢在头顶,一边膝盖强行挤进了王杰希双腿间。


王杰希挣脱不能,无奈之下干脆自暴自弃:“你想干什么?”


方士谦笑眯眯地:“你今天成人礼,当然是让老师来教你一些成年人才知道的事。”


他原打算撩拨一下就算了,毕竟王杰希还没算真正的成年,他还不想犯罪呢。


不想王杰希并没有他预料中的惊慌失措,他只是晃了下神,随后朝他挑衅一笑。


伴随这一笑的是方士谦的衣领被用力向下扯去。


唇齿相接之时,方士谦仿佛还听到了淹没在这之中的——



“来啊。”
“方老师。”





方老师这就来↓

https://shimo.im/docs/FtNS42LFixwzvmVh/ 


链接评论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