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风

遁一阵,娶到小荷兰就回来。

一个喝醉的方士谦

一个非常有病的脑洞  
请大家慎入啊!
★  


没有人知道喝醉以后的方士谦究竟是怎么样的  
同时他们都很想知道喝醉以后的他是怎么样的  

但如果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他们绝对不会有这个想法  


第一届世邀赛上中国队获得冠军后,在苏黎世就已经狂欢了不下三天,而回国后,自然也少不了一场庆功宴。

说是庆功宴,不如说还是狂欢,因为领导们讲完话意思意思吃几口就大发慈悲地决定给年轻人多点空间,于是一个大场子就剩下了各个战队的选手们。

如果上天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王杰希想,他死也不会纵容队员给方士谦灌酒。

开始几杯他还挺正常的,喝着喝着就开始有点不对了

“薄情儿啊!”他大喊一声,声音沙哑无比,就像是怨妇一样突然抱住坐在隔壁的袁柏清,“我该拿你怎么办!”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袁柏清当时正举着杯葡萄汁要喝下去,手一抖直接洒到了裤裆上,深紫色的饮料在深色的布料上晕染开来。

“师、师父???”


旁边刘小别一瞄,很是惊讶:“哇薄情儿,你什么时候来大姨妈了?”

袁柏清:……

我不是,我没有。

方士谦抱住袁柏清蹭蹭,不撒手:“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

袁柏清给王杰希疯狂使眼色:队长,队长救我啊!!!

王杰希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柏清,你长大了,要担起自己的责任。”

言下之意是,我不搞,这坨东西你自己解决吧。


柏清,也要肩负起治疗之神的未来呢。



袁柏清:我已经没有未来了。



就在袁柏清绞尽脑汁地在想狗血剧台词来回答方士谦时,就看到远处走来了两个人。

黄少天正拉着喻文州到处找人灌酒(但他自己不喝),眼尖如他一眼看到了微草有情况,三步并作两步地就赶了过来


“妈呀王杰希,你都没醉方士谦就醉啦?”

王杰希谦虚一笑:“承让,也就千杯不醉吧。”

“我靠王大眼儿你这人怎么蹬鼻子上脸呢!大屁眼子明明就三杯倒!”


像是感觉到身边有人来了,方士谦迅速松开袁柏清,活生生一个拔吊无情渣男,一个转身抱住了……

“方神,你可不可以放开我。”喻文州神情僵硬。

方士谦完全没听到,“你是属于我的,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喻文州:“……”


黄少天眼珠子都吓掉:“卧槽!方士谦你快放开我家队长松手松手我都还没这么抱呸呸呸不对你怎么能这么过分呢!”然后矛头一转直指王杰希:“王杰希原来你们平时喜欢玩这个啊我真是看错你了!”

王杰希十分冷酷地推卸责任:“关我屁事。”

黄少天飚起了颜色话:“怎么不关你屁事了呢就是你的屁事呀你看看你看看你这样会带坏你们微草的小孩的知道吗!”


微草队员一个个被打了个僵直似的坐着,屁都不敢放一个,生怕一有动静就成为下一个中枪对象。


尤其是刘小别。


喻文州终于找到机会插话:“少天,可以先帮我一下吗?”

黄少天闻言立马就转头去扒方士谦的手,刚一碰上,方士谦瞬间捏住黄少天的手。

“你以为你是谁!”

“就算你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黄少天:“……”


王杰希立马站起身往外走:“我突然有点事,小别你们照顾一下方前辈,谢谢了。”


刘小别:……


谁知黄少天突然小宇宙爆发,一把把王杰希拉过来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方士谦的两只手抠下来贴到王杰希那边。

方士谦顺势就搂紧了。


王杰希:“……黄少天,这样做人没意思。”

黄少天一挣脱立马跳得远远的,“呸呸呸就你做人有意思了!也就你才能忍受他!快带着这个祸害走走走!队长我们快走吧我不要留在这儿了!”


喻文州:“……”

刚才是谁先拉我过来的?

随着黄少天的远去,这桌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个屁!

王杰希疯狂给自己洗脑这人只是喝醉了喝醉了做人要文明说鸡不带巴文明你我他君子动口不动手,一边死命推着方士谦:“方士谦,放手!”

王杰希是站着,方士谦是坐着,这么个姿势下来方士谦的头正好抵在王杰希的小腹上。

方士谦对着王杰希一顿蹭,“我不!”

王杰希震惊了,明明是你先抱上来占我便宜现在你居然还委屈起来了


丢你楼某。
王杰希憋屈的同时又熟练地将他曾经的粤语教师黄某某教给他的精华运用起来。

就在他运用精华的这几秒,方士谦的人设又变了。

只见他突然收紧搂在王杰希腰上的手,气沉丹田,中气十足:



“我爱的是你啊!”

“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王杰希!”


方士谦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哭喊着。


方士谦这一吼,整个宴会厅瞬间安静了,所有战队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集中在微草那桌。

也就安静了一两秒吧。


叶修最先反应过来:“哎哟王大眼儿,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呐。”

这话一出,人群又沸腾起来了:


“天了噜,原来王队深藏不露啊!”

“妈呀微草队长竟然是个渣男?”

“震惊,微草魔术师和治疗之神竟公开出柜?”

“王杰希你怎么能这样呢,虽然方士谦是个傻子,你也不能嫌弃啊!”

“就是,方士谦虽然傻,但他长得帅啊!”

“……”



做人没意思,真的没意思。

王杰希在内心绝望地哭了起来。



袁柏清悄悄地问高英杰:“我们要不要先给师父订个棺材?”

高英杰:“……”

刘小别凑过来说,不用了,我看这样也用不上棺材了。



“队长可能直接一条龙服务就送到火葬场那边了。”




“对了,”刘小别像是想到了什么,“你还是先处理好你的大姨妈吧。”


袁柏清:“……”

袁柏清:“我他妈下次奶爆你。”




一场闹剧就在王杰希一巴掌扇在方士谦脸上,随后拖着边捂着脸边哼哼唧唧嘤嘤嘤说着“你打我你居然打我你以前不是酱紫的你不爱我了”等话的方士谦离开中结束。




第二天方士谦一睁眼,就发现王杰希坐在他床边,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方士谦心惊胆战:“………杰希?”

王杰希又看了一会,忽然就叹了口气。


“原来,不论我怎么努力,终究是一颗棋子。”

“我在你的眼中,不过是一个替代品。”


方士谦一时没反应过来:“……等等,你说什么?”

王杰希用怜悯的眼神看他:“你是个好人,如果没有他,我一定会爱上你的。”

方士谦惊了,卧槽我不会穿越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世界里面了吧!

“不是,你等等?!”

王杰希又叹了口气,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一个一脸懵逼差点崩溃的方士谦。





END




王杰希出门后,径直走进训练室到柳非身边:“谢谢你的网址。”

柳非摇摇头:“队长不客气,应该的!”

王杰希笑了笑,满意地走了。

等看不见王杰希后,柳非含泪掏出手机,将上面的“狗血言情剧经典台词”网页关掉。

今天才发现原来队长只有三岁,怎么办,急,在线等。



评论(13)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