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风

遁一阵,娶到小荷兰就回来。

他和他和猫

瞎开脑洞

ooc我的

写得很混乱,大家慎入啊! 






小王是一只神奇的猫。

它虽不能讲人话,但能听人话,因此每天都在各种游客路人的赞美中度过。


小王是一只野猫,但它不是一般的野猫,按理说野猫在外面都喜欢放飞自我,打滚的打滚,不弄得一身脏都不像是社会上混的猫。然而小王非常注意自身形象,一身雪白蓬松的毛让它天生就带了种无形的气场,方圆十里的猫接近都忍不住跪趴下喊爸爸。

小王不喜欢和其他猫猫一块打滚,他喜欢在清晨趴在公园的长椅上懒洋洋地晒太阳,心情好了还会翻个身露出软软的肚皮,萌得路过的游客倒地不起。

不少人也质疑过小王到底是不是野猫,毕竟它和其他的野猫都不一样,不喜欢到处跑也不喜欢随地打滚,除了在天气好的时候能在公园长椅上见到它,其他时候就只能远远地看着趴在粗树枝上舔爪子的它。


小王是一只有想法的猫。

它相信自己会遇到一个有缘人,然后把自己带回家,从此过上幸福快乐你铲屎来我睡觉的生活。
它曾经把这个想法分享过给隔壁溜过来窜门的小黄,得到了疯狂的嘲笑。

“哈哈哈哈嗝,”橘猫小黄乐得在地上打了个滚,“后生仔太天真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呢!”

结果因为略胖而被小王伸出一只爪子轻松地摁住肚皮起不了身。

“你再说一次。”小王不动声色地伸出了点藏在肉垫里锋利的爪子。

“你听我说,”橘猫放弃挣扎,瘫在地上眼神死,“发生这些事,大噶都不想的。”

小王不屑地收回爪,一抬下巴,“你家那位来了。”


目送着橘猫小黄屁颠屁颠儿地跟着它家那位远去,小王心说无敌是多么寂寞,一转头刚想到自己的专属长椅上晒太阳,却发现那里已经坐了一个人。


小王当场就炸了。

它纵横江湖(小公园)多年,还没见过如此不识相之人,难道不知道那是我的地儿吗,小王非常不满,用着猫中的大长腿几步就到了长椅边上,轻轻一跃到了那人身旁,正想用凶狠的眼神瞪他,刚抬头一半就感觉头顶被什么温热的东西覆上并轻轻揉了揉,接着顺着头顶一路往下到了——

“喵!”小王龇牙咧嘴,浑身的毛都炸开了。


方士谦本来是想到公园散散步乘乘凉,累了就随意找了地方坐下,顺便思考思考人生,年纪轻轻硬是活出老年人的风采。

他刚坐下没多久,就见一只毛茸茸的小东西跳了上来,用明显的带着敌意的目光看他。

哦哟,方士谦临危不乱,乐呵呵地想着,这小家伙和某人还挺像啊。

接着身体先大脑一步动作,直接伸手摸上了小家伙的头,揉了把还不过瘾,一直往后摸到了尾巴根。

然后获得了一只炸毛的小东西。


“哎呀,还害羞呢啊,”方士谦见状轻笑,手下又挠了挠,“舒不舒服?”

小王要气死了,他刚才差一点就放弃了尊严软下身来喵喵叫,还好他凭借着自己(自认为)非常坚定的意志才生生抑制住了这种冲动。

他没想到这世上(公园)还有人不怕他的眼神杀,凶神恶煞地瞪着人不但没把人吓跑,下一秒还整个猫被一双手抱了起来,举到了人面前。

方士谦把猫抱到面前仔细一看才发现,这猫还略微有点大小眼呢。


在方士谦打量小王的同时,小王也在观察着眼前的男人。

挺好的,小王心说长得还挺人模狗样,至少能从铲屎官上升一级。

片刻后,小王听到眼前的人叹了口气,接着把自己放在他的膝盖上,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舒服得忍不住发出了呼噜声。


“你说他什么时候才答应我呢。”


小王听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忽然觉得这是个有故事的人,听起来还有点伤感。因不明所以,遂只好不明觉厉地喵一声以示安慰。

结果是又收获了一顿揉搓。


方士谦感叹,这小家伙不要太可爱,简直想抱回家养。他用食指刮了刮小王小巧的鼻尖,看着它因为有异物突然凑近条件反射地眯了眯眼,后又好像因不满这个动作而歪了歪头避开他的手,随即张开嘴咬上了方士谦的手指。

但预想当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方士谦定定地看到白猫尖锐的犬齿并没有狠狠地扎破他的手指,而是控制了力度地戳了戳,又被转用门齿意思意思地轻轻啃咬几口,最后伸出了粉粉的、带着倒刺的小舌头舔了舔。

酥麻的感觉霎时间传遍全身。


方士谦泪流满面,我竟然被一只猫撩到了。

还是有着大小眼的猫。


他深吸一口气,重新抱起了猫。

“喵?”小王略疑惑,但没持续多久,因为它直接被人捞起来贴在人胸膛处,而后感到周围的景色在急速地倒退,因跑动而带起的风吹得小王的长毛糊了方士谦满嘴。

小王最后给这个公园留下的,是一阵夹杂在风里的“喵嗷嗷嗷嗷嗷”的哀嚎。


简而言之,就是小王被方士谦(强行)带回了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也算是实现了它的梦想呢。


小王觉得自己一直是只有尊严、意志坚定的猫。
但自从来到了方士谦家之后,它觉得自己的底线一次次地不断被突破。

比如说,它以前从来不接受人的顺毛,摸一下也不行,靠近一点儿也不行。而如今,每当晚上方士谦吃过饭,瘫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它也跟着跳上沙发端坐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看时,总会被方士谦一下捞过去,接着进行每日例行顺毛,而它也顺从地趴在方士谦的肚子上,时不时用爪子扒拉一下他的衣服。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岂不是对不起自己以前辛辛苦苦建立起的形象?小王喵如此想着,决心这次一定要拒绝对方的顺毛,做回一只有尊严的猫。

但是当方士谦修长有力的手指一下下地梳理着它的毛,不时挠挠它的下巴,用恰到好处的力道揉捏它的肉垫时,小王想,算了,这次先放过他,下次再说。

然后心安理得地接受了本应拒绝的第一百次的爱抚。


还有一次,它懒散地趴在方士谦怀里,忽然感到一阵冰凉感自头顶开始蔓延到全身,不太适应地抖了抖耳朵,就见抖下来了一个小小的圆环状的东西。

小王伸长了点脖子舔了舔那东西,还是冰冰凉凉的。
它见过这个东西。以前在公园里,总能见到很多两两走在一起的人,那些人都手牵着手,十指相扣,有的人其中一根手指上就套着这个,在阳光下晃得刺眼。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小王非常轻蔑地瞄他一眼,当然知道。


“下次我就用这个给你套多个主人回来,怎么样?”


小王一直挺期待方士谦口中说的另一个主人,但它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那天它照常等着方士谦回家,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后正打算跑去蹲在门口等他,却没想到还闻到了一股陌生的味道。

前面说到,小王是只很有想法的猫。此时此刻,小王非常惊恐,喵的,它想,难道方士谦终于嫌弃了一人一猫的生活,要把自己送人了?

它觉得自己必须要主动一点了。


于是方士谦一开门,还没定神就看到地上有团白色的东西一个飞扑撞到自己怀里,撞得整个人往后踉跄了几步差点踩到后面的人。


“没想到你的猫还挺亲你啊。”


方士谦本来正揉着被撞疼的胸口,听到这句话后忍不住把怀里的猫抱紧了点,得意道:“那是,没见有我这么个好主人吗?”

说着他把猫举到了俩人中间,“哎,你看你俩像不像,都是大小眼。”


“……”


“滚。”

“喵!”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王杰希来家里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虽说没见到他手上有之前见到过的那个环状玩意儿,但小王自诩天赋异禀,非常相信自己做猫的直觉,它觉得这人成为自己的另一位主人是八九不离十的了。

但是看着方士谦天天磨磨蹭蹭它就急得要死,俗话怎么说,皇帝不急那啥急。呸,小王非常嫌弃地看着坐在沙发上悄咪咪地用着痴汉一般的目光看着厨房里背对着一人一猫正在做饭的人的方士谦,心说怎么会有如此怂的人。

明明就是那啥不急皇帝急。

小王决定帮一帮方士谦。


皇天不负有心猫,就在那天,机会来了。

那大概是在冬天的时候,b市的温度低得人都不愿意出门,甚至不愿意离开被窝。然而就是在这么个折磨人的季节里,王杰希非常不幸地病了。

一开始只是感冒,王杰希也没多理会,想着过不久就会好了,但没想到越来越严重,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发起了高烧并且躺在了方士谦家里。


小王非常优雅地端坐在床头柜上,蓬松的大尾巴一扫一扫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床上睡得并不算安稳的人。看着他无意识地打着颤,已经完全包裹在被子里却还是不停地往里缩着。

它想了想,跳下柜子出了房间。


方士谦一直觉得给小王洗澡是非常艰难的事,但要真说起来也不算难。

主要就是让它安安分分趴在浴缸里的那个过程折磨得他生不如死。

他一开始是试图用强硬的手段,也就是直接抱着进浴室,但小王以极其风骚的秦王走位躲过了方士谦无数次的捕捉,到最后方士谦累到瘫在地上喘气,小王则安稳地趴在方士谦胸口上舔爪子。

后来他试过引诱,简单来说就是把小王喜欢的东西放在浴室,等小王进去就直接关门。

……但是这个方法还不如前一个,并且结论还是在路过浴室看到自己喜欢的玩具放在浴室里之后扭头给了躲在角落随时准备冲进去关门的方士谦一个关爱傻子的眼神的小王身上得出的。


后来方士谦依旧没有放弃,世上无难事,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他发现了让小王去洗澡的窍门。

小王,是一只有洁癖的猫。

只要它发现自己的毛脏到自己舔和方士谦用手打理也弄不干净的程度,那时方士谦就能轻松地抱着它去洗澡。

但,这并不代表方士谦就能故意弄脏它的毛然后带它去洗澡,因为如果被发现是故意弄脏,他就会被小王教做人。

是的,不是他教小王做猫,是他被小王教做人。

方士谦作为一个被大家羡慕有一只这么乖巧懂事的猫的主人,其实也有不能言说的痛。


但他也没想到会有小王主动来找他带去洗澡的一天。
那时他正在想晚上做些什么给正在生病的王杰希吃,就感到自己的裤腿被扯了扯。

小王见方士谦注意到自己了,就松开口转而伸爪拍拍他,接着跑到了浴室门口看着方士谦。

方士谦一脸懵逼。

方士谦欣喜若狂。

方士谦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好好纪念的日子。


小王嫌弃地看着方士谦脸上全程带着犹如傻逼的微笑,却还是乖乖地趴着让方士谦给自己抹沐浴露然后冲水。

等洗完澡自己的毛发吹得完全干掉之后,已经是快一个小时过去了,香喷喷的小王感觉到差不多可以了,看也不看方士谦一眼,径直就进了卧室。

方士谦:“……”


小王跳上床,悄声无息地到了王杰希面前。

王杰希睡梦中感到一股热源靠近,本就冷的他忍不住往那边挪了挪。

小王先是凑近王杰希的脸,伸出粉舌轻轻舔了舔,接着用头拱开了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被窝里转回身到了王杰希肩窝那儿,然后躺下。

方士谦进房后见王杰希背对着他侧卧着,绕到他面前正打算叫醒王杰希问他晚上想吃什么,就看到除了一个正在睡觉的王杰希,还有一只窝在他旁边的暖炉。并且王杰希一只手圈住了那暖炉,一人一猫面对面地睡着,王杰希的下巴正好抵在小王的头顶,小王这时也没有了平时心情好就睡得四仰八叉的姿势,而是安安分分给王杰希当着暖炉。


他还注意到,在枕头边,放着一样极其眼熟的东西。
那是小王在进房前又溜去方士谦的房间扒出来的。


方士谦失笑,拿起了那样东西。





然后把它套进了王杰希的无名指。




END







小王,全场最佳

评论(12)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