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风

遁一阵,娶到小荷兰就回来。

隔壁家的小王

只会摸鱼(

一个比较傻的脑洞…

以及ooc 

瞎几把设定

就是想看哭唧唧的小小王和苏不过三秒的谦谦

让我不要脸地打个tag吧…  


#  



方士谦高三那阵,隔壁搬来了一家人,有时早起去学校的时候也能看见隔壁那一男一女匆匆地出门,但那会儿没讲过几句话,也就是点个头笑一笑的交情。


但那对男女经常是一出门没个几天都回不来,有时甚至一到两个星期都见不到人。


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还有个小孩的吧。把小孩丢在家不怕有事么?但毕竟是别人家事,既然能放心出门那应该也是没什么问题了。


真正和隔壁家熟起来的过程,方士谦也不知道。

是真的。他为了专注学习特意在最后一个学期滚去住宿了,本来以为自己父母怎么也会意思意思挽留一下,没想到方妈妈豪气地一挥手赏了他一个滚字,后来到了寒假终于又能滚回家,打开了几百年没摸的手机,点开朋友圈发现他妈天天都在秀新菜式。


方妈妈甚至还私聊他。

妈:哎呀,你觉得你妈做的这个牛排怎么样?
妈:[图片][图片]
妈:哦,忘了你住校,当我没发。


方士谦有苦说不出,只能在母亲和善的眼神下(被迫)颤抖着双手给他妈最新一条朋友圈点了个小手手。


高三的寒假短得一逼,方士谦正准备计划着自己寒假的学习大业(以外的娱乐活动),就见他妈出门往隔壁一拐,然后带了个小孩回来。


方士谦给他妈疯狂鼓掌:“妈你厉害啊,人贩子效率都没你高!”


方妈妈抬手给他一巴掌:“瞎说什么呢,这是隔壁王叔叔家的小孩!夫妇俩经常要出差,这次还得去快一个寒假那么久,就把杰希放我们这儿了。”


说着她慈爱地摸摸只到她腰的小孩子的毛茸茸的头发:“杰希乖,在这想要什么跟阿姨讲,阿姨让士谦哥哥去买。”


方士谦很有必要去搞清楚在他不在的半个学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杰希脸红红的,似乎是没受过这么温柔的待遇。他抿了抿嘴,开口小声道:“谢谢阿姨。”

声音软软的,恨不得让人抱在怀里一顿揉。


可惜这时的方士谦大概是被考试摧残了身心,连带着智商都给残了,贱兮兮地开口:“哎呀,小弟弟怎么是大小眼呀?”


话音刚落,整个屋子的空气瞬间凝结了。


方士谦就眼睁睁地看到,站在方妈妈隔壁那个小不点儿的眼眶瞬间红了一圈。


卧槽!

方士谦大惊失色,要知道他妈可喜欢小孩子了,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孩分分钟都直接不想认自己是亲生的,但自己竟然当着她的面,把小孩给弄哭了。


方妈妈不负众望地黑下了脸,嘴里的字一个一个往外蹦:“方士谦,你现在给我滚下去,买两袋零食来给杰希道歉。”


“要是他不喜欢,你就等着睡厕所吧。”


方士谦手动再见,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但小孩毕竟是小孩,就算王杰希在同龄人中已经算是成熟的一个了,忽然被戳到痛处,再加上又处在这么个陌生的环境里,眼泪更是不要钱地拼命往外流。

像是要把这么久以来的委屈都哭出来一样。



方士谦蹲在王杰希面前生无可恋,左手一根冰棍右手一沓纸巾,“哎哎哎你别哭了啊,是哥哥错了哥哥不好不应该这么说你的,男子汉怎么能这么小气呢啊?嗓子疼了吧,乖来吃冰棍好不好?”

他发誓他在安慰女同学时都没用过这么温柔的语气。


然而小王就是不买账,看也不看他一眼,把自己团成一团一个劲儿地往沙发边上缩,他也没哭出声,就是咬着嘴唇时不时漏出一点呜咽,而后自己用袖子抹抹脸,接着继续流眼泪。


方士谦觉得他再不能阻止小孩儿哭,今晚可能就要被他妈煮了吃。


于是他绞尽脑汁思考着电视剧里看过的安慰小孩子的情节,但思来想去占据脑子的都只有狗血言情剧。

妈个鸡啊,妈你下次不要整天在我放假的时候拉着我看这些啊!我现在思想都有点问题了啊!


但是放在眼前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让王杰希停止哭泣,于是他打算死马当做活马医,脑子还没转过来身体就先一步动作了。


他往前一坐,长手长脚的优势让他很轻易就把那个团子捞到身边,接着他一手穿过小孩的腋窝把他整个人圈在怀里,另一手放在他后脑勺轻轻一摁就让王杰希把头抵在了自己胸口。


王杰希显然是没料到事情会这么发展,吓得整个人都静止了,加上还没来得及收住的呜咽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嗝,小手下意识地就抓住了方士谦的衣服。


“别哭了好不好?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啊。”方士谦叹了口气,毫无安慰小孩子经验的他现在也是手足无措,生怕下一秒怀里那个团子就会哭得更加放肆,只能僵硬着用手缓慢轻柔地拍着他的背。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王杰希慢慢地停止了抽噎,但还是在颤抖,他想着现在给他擦眼泪应该也没啥问题了,等他放开王杰希看到小孩抬起头的时候,他一个僵硬,死死地把嘴里那句“妈诶怎么哭完了这大小眼更明显了”憋回了肚子里。


开玩笑,要是真说出来了,我大概也就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方士谦用湿纸巾慢慢地擦着王杰希脸上的泪痕,嘴里也安慰着他:“哎,不哭就好了嘛,刚才哥哥都是一时口快,其实你长得很可爱的。”


王杰希一顿,刚哭过的嗓子沙哑得不像话:“真的?”

方士谦疯狂点头:“真真真,不能再真了!”


“你比我班上好多女孩子都可爱呢。”


王杰希撇撇嘴:“我不是女孩子。”

方士谦揉了把他头发:“那也可爱,长大了一定更可爱。”

王杰希略僵硬,眼神突然飘忽不定,最后在方士谦身上快速掠了一眼,轻飘飘地开口:“……你也好看。”


然而方士谦正沉浸在自己第一次照顾小孩就这么成功的巨大自豪感当中,选择性失聪了一下:“啊?你说啥?”


“没事。”


王杰希扭头躲过方士谦拿着纸巾的手,伸直身子把茶几上的零食袋拿过来拆开:“我想喝可乐。”


“小孩子喝可乐长不高。”

“你管我。”

“嘿呀你小子,怎么跟大人说话的?要听话知道吗!”

“……”

“我靠!我靠!祖宗祖宗你别别别别哭!一切好说,好说!我这就去买!”


看着方士谦夺门而出的背影,王杰希眨眨眼,咬了口手上的雪糕,入口即化的冰凉感让他忍不住眯了眯眼,满足得像只吃饱喝足的小奶猫。





#


妈耶…奶王真是不要太可爱…

以后小王大概就能轻车熟路地指使谦谦干这干那了(

评论(11)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