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风

遁一阵,娶到小荷兰就回来。

懒癌晚期

厚脸皮地打个tag!!…

写得很乱…请大家慎入   



如果大家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王杰希其实也是有那么句口头禅的。


只不过人自控能力好,在外不说这些破坏形象的话,所以被称作口头禅是因为比起其他的话,这句话出现的频率比较高。


这是方士谦得出的结论。


他拒绝接受“偷窥狂魔”这个称呼,只不过是他跟王杰希私底下相处得比较多,顺便多留意了一下下而已。


彼时他正招呼着王杰希过来吃水果,王杰希整个瘫在沙发上玩手机,长腿毫不避讳地搁在茶几上。


“王杰希,说多少次了不要把腿放茶几上,破坏美感。”这茶几可是他千挑万选出来的,品味没得说。


“哦,”王杰希慢悠悠地收回腿,“可我不觉得它破坏了我腿的美感啊。”


方士谦心痛万分,还我以前那个不禁逗要面子的小队长啊!

“过来吃水果!”

“我懒。”


是了,这就是终于出现的那句所谓的口头禅,搁退役前这话还没出现得这么频繁,现在几乎一天能听个七八次,让他起床,我懒;让他出去逛逛,我懒;现在让他来吃已经削好的水果,我懒!


方士谦气到飞升,越想越不对。


那下次要是说,杰希我们来做吧,他说“我懒”怎么办!

方士谦对自己的人生大事很是担忧。


可是他没办法。

反倒让他找回了些零零碎碎的记忆。



那时正值夏天,路上除了要上班的,其他能不出门则不出门,生怕一出去就直接融在地上。


王杰希躺在床上,举着手机看电影(有人问他为什么不用电脑看,答曰,太远了,够不着),空调开到18度猛吹,毫不心疼电费。

只有空调好像不太够,他后知后觉,正好想起床尾的柜子上放着罐刚从冷藏柜拿出来的饮料,要是配上这个,人生没有遗憾了。


但总还是有遗憾的。

小王同志他不想起身拿饮料,他左思右想,遂凭着自己有一双追上一辆已经开走的公交车毫不费力的大长腿,伸直了去够床尾的饮料,想把它勾过来。

刚好床尾的柜子比床高一点,于是他又稍微抬了抬腿。


方士谦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站到床边张着嘴看了老半天,最终蹦出几个字。


“你…你练芭蕾舞呢?”


王杰希淡淡的瞟他一眼,面不改色,“嗯,在做踢腿运动。”


说着用他那双(长度)颇有跳舞天赋的腿一下往方士谦那儿扫过去。


最后在距离方士谦的脸还有三个拳头宽时放了下来。


方士谦此刻满脑子都是白花花的腿,说来也怪,王杰希懒是懒,小肚子也有一点,但不明显,用点儿力去捏才感受得出来(不要问他为什么知道),可偏偏这双腿没有一丝赘肉,靠这分分钟都能去当个模特,而且因为他在室外一般都穿得长裤的原因,腿还特别白,至于手感……

不行,不可以开车。


他终于反应过来,“我靠!你想毁我容啊!早就看出来你嫉妒我的颜了!”


王杰希十分谦虚,“没有,我刚才在做侧踢运动。”


说着话题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前辈,帮我把那罐饮料拿过来吧。”


方士谦咬牙切齿,这种时候前辈倒叫的这么溜。


“你怎么不自个儿拿?”

“我懒。”王同志十分诚恳。

“哦,我也懒。”

“谦谦,拿嘛。”王杰希面不改色地说出了让方士谦感到天雷滚滚的话。

“你…你叫我什么?”

“谦谦。”十分坦然。

“你别是为了恶心我才这么叫的?”

“……方士谦,”王杰希叹口气,“做人有时候不要太执着于真相。”



这件事的后续不外乎就是那几个,大家自由发挥就好。



想到这里,方士谦觉得自己心好累,退役之后王杰希整个人越活越回去,以前在队里被憋着的那些小孩子心性此刻都完完整整地暴露在方士谦面前。

但说不高兴是假的,这样的王杰希只有他能看到,这些都属于他一个人。


这么一想心情也就美丽多了。

他端着果盘过去,“希希宝贝,我来喂你了,高不高兴啊?”


王杰希受叶修黄少天等人垃圾话洗脑多年,对这种程度一般的早就免疫,面无表情:“好高兴啊,谦谦宝贝。”


“……”方士谦没话讲,只好一块西瓜塞进他嘴里。


王杰希嚼了嚼,“嗯”了一声略显意外:“你把核都去掉了?”


“那可不,毕竟我心灵手巧,”方士谦倍感自豪,又凑近了点戳戳他因为还含着西瓜而微微鼓起的腮帮子,“不用吐核的感觉是不是爽死了?”


王杰希想了想,含糊不清地“嗯”了一下,丢开手机长臂一伸勾住方士谦脖子,俩人瞬间缩短了一大截距离。


一个带着清凉的冰镇西瓜味的吻落在方士谦嘴角。


“爽不爽?”王杰希含笑。



评论(27)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