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风

一个喝醉的王杰希


有车 ,第一次开,非常羞涩  
写完感觉身体被掏空  
这是我写过最长的文了…  
一个醉酒醒酒武力值完全不在一个level的老王  
为了开车,ooc也不管了  


@夏至-今天也是一条咸鱼呢 答应好发车圈你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呀  




#



是一个微草夺冠的赛季。微草所有人都在狂欢,甚至还试图和微草队长玩举高高,被其一个不动声色的瞪眼憋了回去。


但也不能阻挡他们的热情,比赛结束后,一群人风风火火地就冲去大餐一顿。



王杰希觉得他的队员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他看着眼前一个个举着酒杯站在他面前笑得满面春风的队员们,不禁打了个寒颤。


“队长,今天这么高兴,来喝一杯吧!”

“对啊对啊!队长你这么久没喝酒,今天破例一次嘛!”

“队长喝嘛,你看大家都喝了。”


王杰希抿了抿唇,略显为难。


不是他不能喝,而是他已经很久没喝过酒了,上次喝酒大概是在方士谦还在的时候,之后有天不知发生了什么,忽然就没人再拉他去喝酒了,就算是去吃饭他得到的也是一杯白开水,他曾经问过为什么,给他的回答是,你喝醉的样子不忍直视,还是不要喝了。


王杰希很委屈,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喝醉之后的样子,他有一个不知算好还是算坏的技能,就是酒醒了之后对前面发生的事儿一概不知,只要他一喝醉就会彻底断片儿。曾经方士谦还在他酒醒后跟他说你喝醉时把我三张毛爷爷撕了,在看到王杰希真的掏出三张崭新的一百准备递给他后惊讶地瞪大了眼。


“王杰希你这样子,迟早得吃亏。”

这是方士谦对喝醉后的他的评价。


王杰希也不知道,前辈们口中的“不忍直视”不是真的不忍直视,而是他喝醉后实在是太乖了。


是的,喝醉后的王杰希会一动不动地乖巧地坐着,说什么就做什么。


要问这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托了方士谦这个大号熊孩子的福。


那时他们还没意识到王杰希已经喝醉了,毕竟他一直坐在那儿低着头不声不响和平时也没多大区别,最后是在林杰温和地喊了一声“杰希”后才抬起头来。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脸色酡红,眼里水亮亮的像是能挤出水来,含糊不清地应了声“队长”的王杰希。


淦!王杰希喝醉了!此时不玩更待何时!


方士谦暗搓搓地拿出了手机期待着能拍到耍酒疯的王杰希,但没想到他喊完了之后眨眨眼,然后就整个人就开始发呆。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队员们面面相觑群脸懵逼,这真的是喝醉了吗,酒品太好了吧也。


最后方士谦勇敢地站了出来,说,王杰希我扶你去洗把脸,过来。


王杰希迷茫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飘得跟什么似的,站起来慢吞吞地走到方士谦身边。


方士谦震惊,王杰希这也太他妈乖了吧,他捏了把王杰希的脸,“你真是王杰希吗?”

王杰希一动不动任他捏,还特认真地回答他:“是。”


方士谦觉得好玩,这人喝醉酒真诚实,“你知道你银行卡密码不。”

本来想着玩玩,结果王杰希居然真的一溜地说了一串数字,吓得方士谦懵逼到月球。我靠,这要是被别的战队的人知道了,那我们队岂不是啥都要泄露了。


懵逼归懵逼,他并不想错过这个捉弄王杰希的大好机会,于是来了句“王杰希小朋友,牵好前辈的手,前辈带你去洗脸。”说着就迈开了步子。


下一秒右手就被拽住了,王杰希眼睛亮亮地看着他,不说话。


方士谦吓到结巴:“王王王王杰希你你你…你在干嘛?”

他就是随便一说!


拽着自己的那只手干净修长,温热的触感让他浑身都要烧起来。


偏偏王杰希毫无自知:“你让我牵你的手。”

方士谦恼羞成怒:“我开玩笑而已!”


王杰希一愣,手颤了颤,随即松开了准备抽回。

方士谦不知道自己的脑子今天和自己有什么仇,在那手抽出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反手一抓把对方又拉住了。

简直想暴风哭泣。


但也不好再伤人心(反正他刚才看王杰希表情是挺不高兴的),他只能硬着头皮把王杰希拉去了洗手间。


经此一事,王杰希第二天醒来发现方士谦看着他眼神十分复杂,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他怀疑自己昨天是不是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儿。


“你不记得了?”问起方士谦的时候,他眼神更复杂。

王杰希诚实地点头。

“一点都没印象?”

点头。

“哦。”方士谦想了想,决定隐瞒真相,反正其他人也不知道王杰希喝醉的样子“没有,什么都没有,你可老实了。”


他还准备下次灌醉王杰希呢。


久而久之王杰希也不在意了,反正不会造成麻烦就好。然而这就苦了方士谦,一方面他觉得喝醉的王杰希很有趣,一方面又不想别人看到这样子的他。


思来想去,他决定黑一把王杰希,比如跟队里的人说王杰希喝醉了会跳脱衣舞还会飚贵妃醉酒简直没眼看,说这话时他眼神真挚,队员竟然深信不疑,一致达成以后绝对不灌醉王杰希的原则。



这就是王杰希那么多年都没喝酒的原因了,要问平时喝不喝酒,他实在是太忙了,工作太多,没什么放松的时间,况且方士谦退役出国后也不再有人会私下拉着他去撸串儿,再加上职业选手这个身份,酒这种东西也是慢慢退出他生活了。


直到现在。



今天夺冠的确是令人高兴,看着队员们压抑着兴奋的诚恳的眼神,他也不好再拒绝,于是也就索性放开自己,拿起了酒杯。


这一放却是收不回来了。


他坐在椅子上,懵着脸看着源源不断送到自己面前的酒杯,心想这一个两个都吃错药了吗,怎么今天热情得跟打了鸡血一样,但也不敢扫他们兴,只好一杯杯喝下去。


到最后已经打破了他曾经喝酒的记录。


他整个人都云里雾里的,仿佛置身于棉花里,队员们说的什么他都听不太清,瘫了一会儿就感觉有人把他扶了起来,接着带着他慢慢出了饭店坐上了车。


“……去哪?”王杰希迷迷糊糊地却也不忘问清楚状况。

“呃,队长我们不知道你住哪儿,所以先送你去酒店吧。”听起来是袁柏清的声音。

“哦。”王杰希点点头,接着就直接睡过去了。


等看着王杰希彻底睡了过去,连喊五声队长都未得到回应后,袁柏清终于松了口气,跟坐在隔壁的柳非交换了个眼神,慢慢地掏出了手机。

“喂、喂………师傅啊,嗯,我们快到了,你来接下队长吧。”


挂了电话后,袁柏清一脸沉重:“小别,我觉得我好像叛徒。”

刘小别拍拍他肩膀,“不要想了,你站哪边都总要当叛徒的。”


袁柏清:“呜呜呜呜呜呜…”

柳非:“呜呜呜呜呜呜…”


袁柏清莫名其妙:“你跟着哭干啥?”

柳非握紧拳头,热泪盈眶:“我希望方神对队长温柔一点呜呜呜呜呜呜…”

袁柏清:“……”

刘小别:“……”



王杰希觉得自己在做梦,不然他怎么能见到本应与他隔着一个大洋的人出现在他眼前呢。


方士谦这次回来没告诉王杰希,倒是被袁柏清知道了,知道了他师傅那点小九九后他脑子一热决定关爱这个可怜的缺爱青年(方士谦自称)并且还告诉了柳非刘小别等人,总之除了王杰希,其他人都知道了。


但这徒弟收的不亏,这么几天下来愣是没让王杰希看出一点不对,那是因为他们私底下建了个群,群名是“距离方神被队长打死还有多少天”,后来被方士谦发现揪着袁柏清jjc了一顿后改成了“距离方神与队长过上幸福生活还有多少天”,大家平时有什么想说的都能在群里说,其实主要也就是方士谦在计划着如何将人追到手,其他人意思意思刷屏鼓励他云云。

接着机会就来了。


方士谦站在酒店门口等得不算久,看见被袁柏清他们扶着下来一脸懵的人他就觉得想笑。

是很久没看到这样的王杰希了。


“回神了小队长,”几步上去接过人,伸出手在人脸上轻轻拍了拍,“还能认出我是谁吗?”


他看着王杰希眯着眼睛努力对焦着,最终蹦出了一句“傻逼”,紧接着就看到隔壁那群小兔崽子笑到跪下。


袁柏清笑成了“韩寒喊韩红来画画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何厚铧”。

柳非笑到差点被口水呛到。

刘小别笑到差点扑街。


方士谦坚强微笑:“没事你们就可以走了。”


当然他的表情不是这样的,他脸上明晃晃地写着“再不走把你们打到王杰希都认不出”,然后目送着那笑到腿软的仨人踉踉跄跄地上了车离开。


方士谦转过头捏住王杰希的脸,“傻逼是吧?”


跟着他贴近王杰希耳边暧昧道:“等会看你还叫不叫得出来。”


靠在方士谦身上神志不清的王同志再次打了个寒颤。





在这上车:https://shimo.im/CWwjLbKu6eQFumUR









袁柏清把自己的队长送到自己的师傅那儿之后忐忑不安,彻夜无眠,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顶着一对熊猫眼跟人问好。


他打开手机,想看看方士谦有没有在群里宣布自己大业已成。

结果群的最新消息就是来自方士谦的一句“早上好”。

还是刚刚发出的。


看着群成员们热情地和他交流着,他眼皮忽然狂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犹犹豫豫地正想打下一句“师傅早”,就看到方士谦的号又发了一句话。





“我是王杰希。”





END




评论(37)

热度(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