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风

甜品和我掉进水里你选谁


一个爱吃的小王,大概…   





王杰希接到电话的时候正陷在沙发里,抱着粉丝寄的q版抱枕,嘴里嚼着薄荷糖,百无聊赖地看着一档选美节目,看样子没人能把他从沙发里抠出来。

但偏偏有人能把他连人带沙发都弄出来,那就是他现在打电话的对象。


“你回来就回来,有手有脚还要我接。”

王杰希本来歪着头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脸之间,后又因为太累直接放沙发上开了扬声器,于是对面那人的怒吼穿过手机屏幕,瞬间充满了整间屋子。


“王杰希你还有没有良心啦!以前都是谁拼死拼活奶你的!不叫一声爸爸就算了还不来接驾!成何体统!”

“快点!来接驾!我差不多到你家楼下了,顺便出去吃个饭,饿死我了快。”


“接下来请出下一位选手,这位选手姓方…听说是入得厨房出得厅堂…”


唉,同姓不同命。

电视里的女生眉眼弯弯,笑起来露出的虎牙显得她更是俏皮,谈吐大方,还能自然地接下主持人的各种梗。

再想想另外一位方某人,虽然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长相也算过得去,但人太狗了。别说谈吐大方了,王杰希恨恨地想,大方点就不错了。


王半仙掐指一算:冠军就是她,没跑了。


王杰希看着电视上女选手穿的清清凉凉,屋里的空调也开得恰到好处,又看了看外面烈日炎炎的,“嗯……”


对面立马猜到他的小心思:“不准拒绝!立刻下来!热不能当借口!”


“我不想动。”


“……”对面被他的耿直噎住,随后“啧”一声,“请你吃雪糕行了吧?”


“我不想换衣服。”


“…还有其他甜品。”


“我不想穿鞋。”


“行行行,晚上给你做饭!快点滚下来!”


王杰希满意地应了声,挂了电话。



王杰希觉得方士谦真是个奇人,这么个大热天,他竟然还穿着件黑衬衫,把袖子挽起到手肘处,一条修身牛仔裤把他的长腿优势完全发挥出来,搁人群里好像都能一眼看到他,还戴了副平光眼镜。


呵,衣冠禽兽。


他又看了看自己,一件白体恤,一条短裤。

非常朴素,他忍不住给自己点赞。


“王杰希!”他还没来得及细细观赏自己那也不差的长腿,就被人大声叫住,吓得他一个激灵。


方士谦大步走过来,距离对方还有两步左右停了下来,上下打量了下王杰希,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了上来。

他说:“你……”

在看到王杰希疑惑地看向他,顺便用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后,他终于知道那股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

这不就是不久前在朋友圈里面晒沙滩旅游照晒得正欢的他父母的穿着吗!


“王杰希你怎么回事!为什么穿得这么随便!”方士谦恨不得抓着对方疯狂摇晃,“你这是准备去沙滩玩吗!”


王杰希垂死挣扎地用手扇风,一脸无辜:“热。”

甚至还嫌弃地往后退了几步:“你离我远点,看着就热。”


方士谦气极,一时想不出如何回击,遂用了最原始(幼稚)的方法,上去就是一个熊抱,把王杰希搂的紧紧的,像是怕起不到效果,贴在他颈边的脑袋还死命蹭着。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要热一起热。”他如是说。


王杰希费了不少劲儿才把年仅三岁的抱抱熊推开,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被蹭了一身汗,他忍住一脚过去的冲动:“不是说吃雪糕吗,快点。”


“感情你下来得这么快是为了吃雪糕啊?!”

王杰希回他一个王之蔑视:不然呢?


刚跨出一步,忽然被人一把扯了回来。王杰希正想说你发什么病,就感到墨镜被摘了下来。方士谦把那副墨镜挂在领口上,又将自己那副平光镜摘下来给王杰希戴上。


“你戴墨镜更显眼,傻逼希希。”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谢谢您啊,谦谦小聪明。”

“……算了算了,你这么叫真恶心。”

“彼此彼此。”



俩人顶着大太阳地跑去一家不甚显眼的甜品店,还是王杰希推荐的,虽说不起眼,但里面的甜品都没得说,他可是那儿的常客。


“没看出来啊,你还喜欢吃甜品。”方士谦看着王杰希领着他熟门熟路地到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感叹道。


“你看不出来的事多着呢。”王杰希直接报了一串甜品名,把菜单递给方士谦。


“你不是都点好了吗?”方士谦疑惑。


“谁说那是给你吃的?”王杰希更疑惑。


我靠,方士谦气到爆炸:“王杰希小朋友,请你好好对待你的男朋友。”


那一串甜品名听着至少是三四种甜品,而且现在是早上啊!他的胃是黑洞吗!方士谦十分惊恐。


像是看出来他在想什么,王杰希贴心地解释:“反正不是我付钱。”


方士谦:“……”

他心疼地捂紧了钱包。


甜品端上来的时候,王杰希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跟小孩子似的,方士谦失笑。


“你不吃?”吃到一半,王杰希才想起来他对面的人没怎么动作过。


“我不饿,我看着你吃。”方士谦一手托腮,笑眯眯地看着他。


王杰希表情扭曲了下,这种浓浓的言情小说氛围是怎么回事,于是他“哦”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把甜品往自己那儿推了推,将粉红泡泡的背景撕裂,继续低头吃甜品。

这次轮到方士谦的表情扭曲了,他都准备好张嘴等投喂了,结果人就直接给他一个“哦”!还生怕他抢走他的甜品!这人情商这么低的吗!

看着王杰希吃凉粉吃得腮帮子鼓鼓的像只仓鼠一样,他恨不得上手捏一把他的脸。


吃完甜品后已经是大半个小时过去了,王杰希很给面子地把甜品全部清空,最后靠在椅背上还打了个嗝。


“小队长,你还能继续吃吗?”方士谦似笑非笑。


他是在小看我吗?王杰希不满,缓了缓站起身:“走啊,吃雪糕。”


方士谦:“……”

此时此刻他深刻地意识到一个道理。

话太多,会死的。


于是俩人又噔噔噔地跑去附近的小吃街,方士谦本以为王杰希口中的雪糕指的是两块一个的五羊甜筒,直到他听到王杰希纠结着到底是先吃哈根达斯还是歌帝梵。

“你不是吃雪糕吗?”方士谦崩溃。

“是啊,”王杰希点点头,随后迈开步子,“走吧,去歌帝梵。”

“王杰希,我现在十分怀疑你胃的构造。”

“等我吃完你可以慢慢研究。”


方士谦(应王杰希要求)买了两个雪糕,一个巧克力软冰淇淋,另一个香草的,其实他倒不会心疼自己的钱,毕竟给男友花钱又没毛病,只是一下子吃这么多生冷的东西,他就是怕人的胃受不住。

王杰希吃着嘴里的,瞄着方士谦手里的,趁人一个不注意,把头凑过去咬掉了一大块,碎发蹭得方士谦脖子痒痒的,连带着心里也一块痒了起来。


“好吃不?”他笑眯眯地问。

“好吃。”王杰希认真点头,转头正想再咬一口,却直接被人勾住脖子往前一带,未出口的话语淹没在唇齿相接中。


舌头在人口腔里灵活地扫荡着,将还未融化的巧克力尽数卷走,退出时还意犹未尽地在人嘴角亲了一口,方士谦贴着王杰希的唇低低笑道:“占了我那么多便宜,现在该到我占回来了吧?”


王杰希猝不及防,等回过神来方士谦已经笑得一脸餍足,他十分不服气,想了想,勾勾手指示意人过来。


等方士谦凑过来后,他伸了伸脖子在人脸上吧唧一口,刻意留下一圈巧克力印。


“傻逼。”王杰希也笑得一脸餍足。











王杰希的胃最终还是承受不住早上的洗礼。晚上的时候他只能趴在床上享受着方士谦随叫随到的服务。


“我饿。”

“我渴。”

“我要看电视。”

“拿我的手机过来。”

“我的书。”


方士谦终于受不了:“你是个病人!有点自觉好吗!”


“成吧,”王杰希想了想,“那过来陪睡吧。”

“哎!”方士谦满面春风地飞过去。



评论(26)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