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风

周期性失踪

一次失败的任务经历


写得混乱,没脸看(。 

可能有ooc 慎入!

留学生谦谦x新手特工小王 

设定两人都在国外 




1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方士谦刚结束一篇论文,看了下钟也已经是半夜一点,就打算直接上床睡觉了

方士谦这人,入睡速度飞快,只要他想,一沾到床就能立刻睡着,但同时他又很容易惊醒,比如说有人开门声音大了点儿他就能醒来。

彼时方士谦正在梦里享受阳光沙滩美女,忽然发现有两个金发碧眼的美女走过来一左一右地夹住他,其中一人一手捂上他的嘴,另一人将他双手扭到身后,霎时间,原本精致的脸变成一张奇怪又熟悉的脸,等他反应过来,直接吓出一身冷汗。

我妈诶!这不是刚刚才看完的电锯惊魂里面的竖锯吗!

他整个人瞬间惊醒,上半身从床上弹起,结果弹了一点堪堪停住。

原因无他。

他身上坐了个人。

准确地说,是跨坐。



2

王杰希是一个特工。

但不是牛逼哄哄的那种。他刚通过考核,现在正在出人生中的第一个任务,但不知是看他是新手打算随便打发一下还是怎么的,他的任务不是理想中的那种悄悄潜入偷芯片或者黑入对方的电脑(是的,这些技能他都会),而是去窃取情报。虽然说这个level也很高了,但没人告诉他是要贴身窃取,更没人告诉他对方的性取向!

情报虽然窃取成功,但同时他也暴露了(具体情况是当那人的手摸上他屁股时他一巴掌拍开,腿抽了一下踢上了那人小腿,于是那人说除了特工从来没有人敢拒绝我,然后就让人来抓他)。

淦!他愤愤地想,这他妈是个什么人啊,自我认知太好了吧也。

他趁着夜色掩护下躲避着来人的追捕,少说也有十几人,别的不说,这群下属还挺厉害的。

他躲在草丛里微微喘气,刚才他已经把情报发回总部了,但为了避免万一,他直接把跟联络官联系的耳机掐碎了。

现在想起来,真是蠢得不行。

但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他看着对方手电筒的光越扫越近,四周环顾了下,发现不远处有一栋小别墅。

没办法了,赌一把吧。

这就是为什么他爬上了二楼悄咪咪地开了窗,进了方士谦的房间,并在对方翻了个身面对他时条件反射地几个跨步上去跨在了方士谦身上一手已经做好捂嘴的准备。



3

方士谦不负众望地叫了出声,但只发出了一个音就被紧紧捂住嘴。

“别出声!”王杰希贴近他的脸低声说。

这种情况下你让我怎么不出声!方士谦瞪大眼奋力挣扎,由于跨坐的缘故,借力点很少,王杰希一下没稳住差点被掀翻。但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他很快就重新掌握回了主动权。

于是方士谦瞬间被按回了床上。

妈的。他绝望地想,我还没拿到学位,难道就要命丧于此了吗,我还没泡到超辣的金发妞,我怎么就英年早逝了要!

王杰希见他不再挣扎,便稍微松开了钳制,低声道,“你不喊我就放开你。”

方士谦疯狂点头,你是大佬你说了算。

等王杰希一松手,方士谦立马张嘴:“救——”

接着在忽然抵在脸颊上的冰凉的物体威胁下生生改口:“就这样被你征服……”

王杰希也没心思和他闹下去,凭着良好的夜视能力在书桌上拿起一卷胶带,三两下就撕下一截,随即贴在了方士谦嘴上。


“闭嘴,听我说话。”


……

“所以,我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等王杰希简洁明了地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当然他没有详细地说在做什么任务),他定定地看着方士谦道。

方士谦扭动着身体试图说什么,王杰希伸出手一把撕下了胶带,不带丁点儿犹豫的。

方士谦觉得自己的嘴连带着胶带一起被撕下来了。

“行不行?”王杰希又问了一次。

“……行。”

“够爽快。”王杰希满意地翻身下床。

方士谦瞄了眼他手里那把前一秒抵在他小腹上的黑漆漆的枪,选择了闭嘴。

“对了,”像是想到了什么,王杰希又开口道,“我是好人。”

“……”



4

“你真是特工啊?”

“是。”

“王牌特工里的那种吗?”

“……不是。”

“007?”

“……不。”

“碟中谍?”

“……”

“那你有没有爆炸钢笔什么的,还有那种能当枪使的伞。”

“别的我没有,但是我可以像他们那样拧断你的头。”

“好的,我闭嘴。”



5

王杰希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方士谦自然是要向房东解释一下的,只是他做好了千万种准备来应付她的质疑,却独独没想到他的房东会是这样的回应。

“呀,你的小男朋友真可爱。”还没等他开口,房东太太先说道。

“……”方士谦震惊到口吃,“呃,不、不是,这是我朋友,他半夜被他房东赶出来了,想来这里借住一下。”

“当然可以,”房东太太笑眯眯地说,“但是晚上不要太大声哦。”

方士谦开始怀疑房东是不是年纪大了有点耳背。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房东换了种方士谦目前在学的小语种解释:“他挺辣的,你嘴上的印子还没消呢,红红的。”

未等方士谦反应,王杰希就用同种语言开口:“我听得懂。”

“噢,sorry!”



6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方士谦一手托着腮,另一手捏着吸管搅着玻璃杯里的橙汁。

“不知道,”王杰希一口把杯里的橙汁喝尽,接着把杯子递给方士谦,“要等总部派人过来。顺便再来一杯。”

方士谦差点崩溃:“派人过来?!那这里岂不是成危险地带了吗!兄弟行行好,我只是长得帅了点,但不代表我要早死。”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

“哎,说真的,”方士谦把手放下,搬着椅子往王杰希那儿挪了挪,歪着头看他,“原来你真的大小眼啊,之前我还以为是眼花了。”

王杰希很想揍他,但特工的良好素质告诉他不可以冲动,于是他继续削苹果。“那你挺瞎的。”

“那你有没有强迫症啊?有的话你早上起床照镜子会不会用手努力把另一只眼撑大?你戴美瞳吗?”方士谦兴致勃勃地说着,王杰希快被他烦死了,把削好的苹果和完整的苹果皮往桌上一放,接着一发力把刀一下插在桌上,成功让对方噤声。

“……王杰希。”

“嗯。”

“这桌子是房东的。”

“……哦。”



7

王杰希其实也很想早点回去,他实在是没见过这么烦的人,简直可以一个人开盘麻将,但到现在为止也没人给他发信息,一切都风平浪静,就好像他完全被忘掉了一样。

让他和方士谦待在一起,还不如被抓,起码那些审问的人话没这么多。

王杰希十分绝望。

他也不怕方士谦暴露他的存在,毕竟这种事可不是闹着玩,有什么差错分分钟连自己的命都会搭进去,当然不可能随便跟人说。

只是他也不懂方士谦怎么能天天对着电脑也不厌烦,就跟他在总部见到的那群IT一样,一天十几个小时都坐在电脑前也不带喘的,看得他屁股疼。

“你懂啥,”方士谦听他这么说,头也不抬地写论文,“一看你就不怎么碰电脑吧,你是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那种人啊。”

“……”

第二天起床后方士谦发现他的论文已经被写好了。

“爸爸,”他真诚地看着王杰希,“我错了。”

“你再帮我写几篇论文吧。”

回应他的是迎面飞来的抱枕。


曾经方士谦也和他深入讨论过感情问题(具体是他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说没有,接着方士谦疯狂嘲笑,然后轮到他问方士谦有没有,方士谦一秒冷静下来说,没有),后来不知怎么的发展到方士谦操控着鼠标随手点了几下,电脑上就弹出了成人电影,里面的声音毫不掩饰,穿过王杰希耳膜刺得他头皮发麻。

他一把推开方士谦站起身,后者还一脸受惊吓的样子:“你反应这么大干嘛?”想了想忽然又“哎”一声,“你不会是没看过吧?”

王杰希选择看风景。


“天啊小希希,你没看过你怎么当特工的。”

“为什么当特工就非要看这些?”

“你窃听的时候总得有那么些时候是在这种场合下听的。”

“……”

王杰希羞愤地摔门而去。



8

日子越过越久,久得方士谦都快忘了王杰希是个特工,而只当他一样是普通学生,久得王杰希都快忘了自己一直在等着被联系。

那天他被方士谦使唤出门给他和房东太太买东西(因为前一晚他没忍住把房东做给他和方士谦的派全吃完了),正走在回去的路上,经过一条巷子时忽然被一股大力扯了进去。

直到被按在墙上,手中的袋子一下没勾住掉在了地上,易拉罐发出的声音才让他回神:“……前辈?”

前辈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的年轻特工:“你还知道我是你前辈啊!”

“我给你发那么多条信息怎么都没回?”

王杰希一头雾水,“你什么时候给我发的?”

前辈气结,但也没多想,又道:“先不说这个,总部有急事,我现在就带你回去。”

王杰希正想点头,余光却瞄到了一旁被冷落的袋子,突然迟疑了。

前辈看他微妙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想回去了?

“想。”

不过好歹让他把东西先拿回去。



9

王杰希提着袋子回到小别墅,方士谦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见他回来就招手示意他过来坐下。

他屁股还没碰到沙发,方士谦就一手揽过他肩膀。不知怎么的,王杰希心跳莫名漏了一拍。

“王杰希,我跟你说个事儿。”方士谦笑眯眯道。

“丑拒。”

“别闹别闹,”方士谦捉住王杰希想推开他的手臂,“我正经的。”

“我这几天就能拿到学位了。”

“然后我就要走了。”

王杰希一愣:“讲真?”

“骗你我就找不到女朋友。”

王杰希不再有取笑的心思,他转过身看着他:“那你以后的打算呢?”

“不知道啊,再说吧。”方士谦正经不过三秒,刚说完又扑上来重新搂着人,“哎今晚我们去吃大餐吧!叫上房东一起给我庆祝庆祝嘛!”

王杰希想了想,还是回绝了,“不行,我今晚有事。”

方士谦一脸失落,“那行,你忙,有机会再去吃。”

“不过你明天等着我啊,我有话要跟你说。”


王杰希说,好。



10

他最终还是没等到方士谦对他说的话。

因为在那天半夜他就已经随前辈回了总部,他没有给方士谦和房东留下任何话,他怕再留多一会儿就直接放前辈飞机了,说没有不舍是假的,恰恰相反,就在这么一段时间里,他有的时候还宁愿自己不是个特工,然后就可以一直住在这里。

并没有想和方士谦待在一起的意思,他只是舍不得房东太太做的派。

说谎他就找不到女朋友。


回到总部后日子还是照常过下去,离了那俩人他不会死,只是心里有时会空落落的。


王杰希那天刚出完任务身心疲惫,正躺在床上瘫着,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怎么了?”

“出来见个前辈。”

他慢吞吞地挪下床去开门,结果门一开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用力一推,等他回神后,他又重新躺回了床上。

“……”王杰希瞪着眼看着虚压在身上的人。

“嗨,好久不见。”那人对他眨眨眼,只是一切在别人看来特别会撩的动作到他眼里只是愈发欠打。


“介绍一下,我是你前辈,方士谦。”




END




后来方士谦死命压着王杰希问有没有想他,王杰希双手被反剪动弹不得:“没有。”

“说实话,你肯定有。”

“我想的只有房东做的派。”

“讲真?”方士谦笑着说。

“讲真。”王杰希还没察觉到不对劲。

“傻希希,”方士谦把他翻过来笑眯眯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除了全被你偷吃那次,其他时候你吃的派都是我做的。”

“……滚!”







评论(14)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