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风

周期性失踪

一次晕车

会ooc   





王杰希晕车这事大概只有少数人知道。


毕竟没有多少人能像方士谦一样拽着他东跑西跑的,动不动大半个小时起步,偏偏还不肯绿色出行,非得开车,王杰希也说不上什么原因,就是受不了小车里的味儿,就连大巴那种的坐久了也会有点晕。


方士谦最开始发现他晕车时,是在一次比赛回程时碰上堵车,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也没有动下轮子,方士谦掏出手机把天天爱消除刷爆好友榜,又把水果忍者刷到屏幕发烫手指快要烧起来,再把朋友圈里杂七杂八的都点了个赞,也没发现车有要动的意思。


“好无聊啊,王杰希我说你不如——”他正想问王杰希要他的账号来给他刷几把游戏好友榜,一扭头却发现他整个人斜靠在窗边皱着眉闭着眼睛,一手还捂住了嘴。


“我靠王杰希你孕吐啦?”方士谦曾经过于无聊,开了个小号登上了某论坛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最先让他开眼界的是ABO设定,里面的信息素味道一套一套地看得他懵圈,搞得自此看每个人都先给人安一个信息素,比如说蓝雨的黄少天是榴莲味,喻文州是秋葵味的,然后他想象了一下两股信息素碰在一起的味道。


“你脸抽筋了?”那时王杰希正好转头看过去,入眼的就是方士谦一脸要笑不笑的扭曲表情,惊了一下。

“哈哈,没有。”方士谦当时沉浸在自己为何如此天才的自我陶醉中,怼王杰希的心思都没了。


后来那天回去后王杰希还特意上网咨询了下脑科医生,以表对前辈的关心。


话又说回来,ABO这种设定怀孕是在所难免的,自从方士谦沉迷于此类文章,之后看到王杰希捂个嘴都以为他要孕吐,还特意拿了酸的小玩意去问他吃不吃,见王杰希点点头接过去后居然还对自己心中的瞎几把猜想更坐实了点儿。虽说后来王杰希知道了后差点没把他的头打爆,美名其曰给你治治脑。


于是这时候方士谦还没从自己称霸好友榜的优越感中抽身,见王杰希这幅样子,脑子一抽话就这么脱口而出。

还好小王同志这时脑子一片混沌也没心思去管方士谦又在发什么疯,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涌,即使捂着鼻子嘴巴也难免会吸到车厢里的清新剂,他觉得再拖个十五分钟自己说不定就要当场吐出来了。

但他还是放下手,脸色苍白地对方士谦笑笑:“没事,有点儿晕车。”

这还叫没事?方士谦下意识地想说出这句,又觉得有点别扭,于是紧急刹车。只不过等王杰希又转过头去看窗外的车龙时起身到前面问其他队员有没有晕车药。

王杰希看着车窗的倒影,轻轻勾了下嘴角。


但队员好像都不晕车,因此也就都没带晕车药,方士谦空手回来坐下,瞄了眼旁边的人又有点担心,于是道:“你要不睡一会吧。”

王杰希摇摇头:“没什么,等会就好了。”

方士谦一听到这句就来气,这人是觉得自己是块钢板吗刀枪不入的,明明脸都白了还在死撑,于是冲动盖过理智,他一伸手揽上王杰希的肩膀用力一勾就把猝不及防的人带歪了一下,对方的头正好靠在了自己肩膀上。


我靠我靠。方士谦心突然跳得飞快,感觉自己心里的不是温顺的小鹿了,而是火力全开瞎几把乱顶的羚羊。

王杰希愣了一下,随即挣扎着端正身子,“真的不用了,这车估计很快就能开了。”

话音刚落,车头的司机就扭头喊道:“我觉得这车一时半会也开不了了,大家还是先吃点零食填下肚子吧!”


王杰希:“……”

烦。


方士谦听了,顿时又有了底气,揽紧了人不撒手:“我是你前辈,我说睡就睡!快点!”

王杰希差点气笑,就你这样哪有个前辈样子。但也挣不过人,只好意思意思轻轻靠在人肩上,“那我眯一会儿,你十分钟后叫我。”

方士谦边说行行行边又拿出手机准备刷,却在被王杰希好心提醒说前辈你手机拿反了后恼羞成怒:“闭嘴!睡你的觉!”

“哦。”



十分钟到了,方士谦也陷入了到底该不该叫醒王杰希的死循环中。

现在他就跟在玩选项游戏一样,A叫醒王杰希,B让他继续睡,他并不知道剧情接下来会如何发展,说不定A是王杰希揉揉眼睛说谢谢前辈然后就坐起来当什么也没发生过。B是他可以看到一个继续睡着的王杰希并且有一定几率能触发隐藏福利。

我呸,方士谦心里唾弃了一下,什么玩意儿,为什么我要想隐藏福利,我他妈是直的吧?是直的啊!怎么可以对人还是男人还是我队长,有这种思想呢?

接着他看到王杰希不自觉地动了下身子,柔软的头发蹭得他脖颈痒痒的,嘴里还极其轻地“哼”了一声。

然后方士谦把已经举起的打算推醒王杰希的手收了回去。


他觉得王杰希头搁在自己肩膀上,两厢都挺不舒服的,动了动想换个姿势,谁知王杰希又有动作了,吓得方士谦整个都僵住了。

但王杰希也只是动了一下,又没了动静。

方士谦今天才知道原来王杰希一旦睡着就会睡得特别死。


他不自觉挺了挺腰,结果王杰希的头就这么从他肩上滑了下去,连带着身子一歪,上半身就侧躺在了他的大腿上。

方士谦现在脑子里大概已经不太清醒了。


他看着背对着他露出一小截白皙脖颈的微草队长,不知怎么忽然有点儿心疼,这人总是强撑着,不到倒下都不会出声。

或许是车里空调开得有点猛,王杰希缩了缩身子,方士谦四下看了看,伸长了手把扔在一边的外套勾过来披在人身上。

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呢。方士谦心里想着,也一时没想到这就像是他远在国外的妹妹经常在朋友圈上截的言情剧剧情。

王杰希怎么能有个这么温暖体贴的副队呢,方士谦感叹,同时也有点美滋滋,原来微草队长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现在被他知道了,而且看来只有他一人知道。


但是下一秒,他感到枕在自己腿上的人动了动。

“前辈,”因为盖着外套,他的声音透过布料传出来显得闷闷的。

“咋啦?”方士谦下意识就放柔了声音,心说王杰希这下对我的好感度必须爆灯,不爆不是中国人。


“我想吐。”

“…………………………我靠!”


王杰希缩了缩脖子把自己往外套里埋,试图掩盖嘴角不能再明显的笑意。






END


我母鸡我在写什么了,倒地不起


评论(36)

热度(214)